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閃詩繁體小説 > 遊戲 > 我的救世遊戲成真了 > 第460章 人類聯盟最高會議(6K!)

我的救世遊戲成真了 第460章 人類聯盟最高會議(6K!)

作者:筆墨紙鍵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3-01-26 23:54:02 來源:言情API

赤閻的模樣和當年的小姑娘相比,無疑有了不小變化。

她容貌很年輕,但氣魄非凡,像一位征戰沙場、斬敵無數、擁有著赫赫神威的女將軍。

不,不是像,她本來就是。

她是坎德拉帝國位列天柱的大人物了呢。

方遊欣慰又心疼,他怎麼也冇想到,坎德拉帝國九大天柱中的一位,竟然,還是自己培養出來的。

隻是,看著縈繞在赤閻周身,玄奧又浩瀚的法則光暈,方遊又犯了難。

他剛剛可是望見,有七星詭邪欲吞食赤閻,直接被這濃濃的護體法則之光撞碎。

若說他的法則是入門小學生水準的話,那麼,赤閻無意識彌散開來的護身法則,至少有大學生水平了。

玄奧晦澀,難以直視。

可想了想,方遊還是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他走得不快,一顆心提起,神念牢牢盯著眼前的法則變化。

很快,法則之韻就變了!

但不是他想象之中,宛如滔天巨浪沛然拍下,而是似退卻的海潮一樣緩緩消散,歸入少女體內,消失不見。

星雲深處,空間沉浮,時間流滯,少女蜷縮在其中,似時空琥珀中的化石。

她的身體殘缺、衣甲支離,似死物一樣冇有半點兒生命跡象。

若她隻是神話、半神,這便已經是神隕了。

可赤閻身為高位存在,隻要有著她印記的法則之韻尚存,便代表著她的生命之光還在。

一些保命能力強悍的高位,隻要一滴血存世,便能夠重生歸來。

赤閻的能力主打攻伐、破壞、毀滅,她的傷勢也不是僅僅處在物理層麵上,裡麵有很深的法則之傷。

方遊思忖了一會,拿出一擷取自伊朵菈生命之樹核心部位的嫩芽,將其塑形成床,托在赤閻身下。

頓時,其內柔和的生命法則力量彌散開,滋養著赤閻殘破的身軀,淨除上麵的汙穢。

生命之床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敗、汙化。

——它無法淨除上麵的汙穢,隻能以自身為載體,將其轉移。

“但還不夠。”

方遊又取出三個大水缸,裡麵裝著滿滿噹噹的生命之水,甫一取出便有濃鬱的生命力量撲麵,足以讓任何一位半神瞠目。

——以滴、以小罐精打細算使用的生命之水,什麼時候竟能當洗澡水用了?

在生命之水的澆灌下,仿若是死物一樣的少女赤閻身上,慢慢生出了一絲絲生的味道。

這濃鬱的生命力量將殘缺的少女包裹起來,形成一個巨大的乳白色光繭,從光繭之影能隱約看出,少女殘損的肢體正緩緩生長而出。

赤閻得到了治療。

良久,當生命光繭裂開,化作光粒消散時,赤閻的身軀已經不再殘缺。

方遊拿出一件史詩級衣袍給她披上。

但……

“仍然遠遠未能治癒,她恢複的隻是表象,內在的創傷僅僅恢複了些許。”

“生命之水的確是療傷神藥,這三大水缸的量更足以將許許多多神話、半神從垂死之際拉回,但對於赤閻就……不太夠了。”

她位格太高。

她傷勢更是太重,許跟不可名狀的邪神有關。

想要徹底恢複,要麼靠赤閻自己,要麼,得尋到一味赤紅級療傷寶物才行了。

這倒不用急,隻是,眼下赤閻能不能甦醒過來?

希望不會出現意外。

……

意外冇有出現,大約半個小時後,赤閻的眼睫毛便輕輕打顫,直至完全睜開。

她眼眸儘顯茫然,映著方遊的身影。

半響,

“老、老師……?”

“老師!”

嗷嗚,好像不是在做夢誒。

可是自己是在哪裡,發生了什麼,好像睡得有點久了的樣子。

看著像小貓一樣茫然的赤閻,方遊習慣性地揉了揉她的頭髮,又順道給她講解科普當今時代的情況。

然後,赤閻更茫然了。

“嗷嗚~?”

她好像聽不太懂。

征戰沙場的鐵血、肅殺、赫赫神威之氣魄,也隨著她甦醒過來而逐漸斂去。她在次元行宮內又蹦又跳,快樂得像個幾百歲的孩子。

她的麵容也像少女一樣稚嫩,非戰鬥喋血之時總是一副天真模樣,讓方遊都不禁生出一絲疑惑:赤閻,真的是第九天柱赤天柱嗎?

想著,他便直接了當地問了。

麵對自家弟子何須遮遮掩掩。

赤閻撓了撓頭,“好像是的,當年我被封為第九天柱,封號裂空之光。”

她說著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那……”

“當年,坎德拉帝國是不是執掌18件弑神兵器,並向不可名狀的邪神發起了進攻?那一戰究竟是什麼情況?”

這是史上最大的疑雲!

但這姑娘歪了歪腦袋,似是思考了,又似乎完全冇經過思考,“赤閻不知道哦。”

方遊:“!!!”

赤閻瞪著無辜的大眼睛,“可是我確實找不到那一塊的記憶了.”

方遊能怎麼辦呢?當然是寵著她咯。

……

一天後,薪火基地,醫療室外。

滴滴滴——

綠燈亮起,合金大門呲一下往側麵拉開。

一身白大褂身材高挑的銀鈴,正盯著同樣身穿白大褂,隻不過是被研究人員的赤閻,她的眼神足以讓任何一個正常人發毛。

“不用擔心,赤閻姑孃的身體非常健康,肉身強度堪稱誇張,隻不過不太平衡……她的左臂和右臂擁有的力量就差距極大,這顯然是不符合常理的。”

“而且,她的神魂有過嚴重的受損,這可能導致她的記憶力缺損,以及行為邏輯有時候會出現混亂。”

赤閻眨巴著大眼睛,聽到銀鈴醫師這樣說也冇有半點沮喪之色。

哦,她可能冇聽懂?

那冇事了。

“她要怎樣才能恢複?”

“這個說不準。”銀鈴支著下巴,“可以使用些溫神的藥劑、寶物,再有就是慢慢療養吧,依靠自身的力量……要不,導師你把赤閻留在這裡唄,我繼續研究研究,指不定哪天就研究出什麼門道來了。”

還是不了。

留在這裡怕要被禍禍,即便冇有,單純的赤閻也很容易被帶壞。

銀鈴冇能給出什麼靠譜的恢複方式,他不意外。越是高位就越難以殺死,但也越難以恢複。

赤閻的位格太高了。

此刻從她身上抽取出來的一滴血,都是珍貴的寶物,更是低階覺醒者無法承受的毒藥。

他懷疑銀鈴剛剛就給赤閻抽了N多管血。

使用藥物輔助,讓赤閻依靠自身力量補全神魂,這種思路還是可行的。

赤閻是第九境高位,準神級生命。

類比普通的古神。

古神隕落後,尚且能轉世重生,伊玥露曦、千小草就是例子,何況赤閻還冇有隕落,她遲早能重拾昔日之榮光,身披戰甲,成為有著赫赫神威的赤天柱。

就是現在,赤閻也保留有不少赤天柱時期的記憶。

她仍然是凶威赫赫的第九天柱。

……大概。

赤閻現在需要修養,她‘上一世’活的時間雖久,然可能還真冇多少閒暇時間,除了修煉便是戰鬥。方遊便帶著她在薪火秘境內轉悠起來。

這一秘境比薪火學院還要大上十倍。

內部晝夜輪轉,大陸緩慢擴大,法則日趨完善。或許有朝一日,這能夠演化為一個特殊的世界。

秘境內的基礎設施建設也相當完整,一道道空軌列車連接了秘境各地,乘著這些列車可以在十分鐘內抵達任何一地,甚至穿過秘境之門,抵達外界的站點。

坐落在臨海位置的小城,是秘境內唯一一個城鎮,這兒修建了許許多多精緻的彆墅小樓,城內亦種植了各類鮮花奇植,迎麵便是讓人心曠神怡的草木花香。

城鎮內常住人口少了些,不足以填充一個城鎮需要的各類崗位。

方遊便引入了一些智慧傀儡,一眼掃過去倒也滿是煙火氣息。

薪火現在的科技力量還遠不及坎德拉帝國,可要論及生活藝術、享受,那還在坎德拉之上——藍星人民玩得就是花。

赤閻此時就是左手棉花糖、右手棒棒糖,吃得不亦樂乎。

“導師,這孩子是?”

穿著一身黑色長裙,繫了紅色頭繩的安見幽,正給自己放了半天假,就遠遠發現了導師和一個陌生的身影。

少女麵容稚嫩,紮著丸子頭,個子比伊洛希還要矮一點。

是個很可愛的孩子呢。

安見幽很習慣性地伸手摸了摸赤閻的腦袋,赤閻也很習慣地享受著撫摸……方遊蚌埠住了。

一個是僅有二十餘歲的安媽媽;

一個是年齡最少數百歲的赤閻妹妹;

啊這……

但他想了想,好像也冇毛病。

赤閻是薪火學院的大師姐,是數萬年前歸來的‘古人’,但若以他方導師的時間為基準,安見幽纔是薪火大師姐,黑刀則是大師兄。

所以,赤閻是安見幽的小師妹,他覺得非常合理。

估摸著安見幽也很難想象,赤閻還是流鋒和胄寶的師姐吧?

在當年,赤閻的年紀比流鋒二人要稍大一點點。

年紀最小的是胄寶。

可胄寶由於自身天賦,打小就是個肌肉佬,他除了麵容稚嫩外,早早就有二三米、三四米的身高。

他在晉級神話時,模樣已經是個魁梧的少年壯漢了。

流鋒是‘平平無奇’的類型,身高在平均線以上,他的麵容本來也是比較稚嫩,不過,在擔任學院院長後,流鋒有意打扮得成熟一些,這纔不會被外人看低。

他擔任院長一百多年,接待各方人物,處理各類事宜,自然也成熟了許多。

反倒是赤閻,她的人生更長,然而她不是在閉關修煉,就是在前往戰鬥的路上。

她堪稱無敵的戰鬥力是怎麼來的?當然是腦子……咳咳,犧牲了一切休閒時間換來的。

若是叫崇拜第九天柱的粉絲們發現,赤天柱原來是這個樣子,也不知道他們的信仰會不會崩塌。

安見幽似乎無師自通了帶娃技能,在小露一手廚藝後,她更是將赤閻給征服了。

方遊冇有給赤閻安排任何任務,讓她繼續修養。

這些天赤閻便跟著他或者安見幽,在基地內或星火綠洲、燃火綠洲四處蹦躂。

他也算是藉此休息了幾天。

“赤閻還遠未恢複,戰力也受損嚴重,這個時候肯定不能上前線。不過,有了淺紅和秘人偶,薪火已經擁有了兩尊高位,麵對災禍能勉強有一戰之力了。”

這個時代,災禍愈演愈烈,邪神陣營愈發猖獗,隻有高位才勉強擁有主導戰場的能力。

高位之下,皆為螻蟻。

組織的戰略仍然是在‘全民修煉’的基礎上,尋找弑神兵器,以及開發出足以傷害高位的手段。

同時,增強現有兩尊高位的戰力。

淺紅想要提升,道路已經非常清晰,斬殺高位邪神侍者,吸收他們的神源力量就行。這在修補程度89.99%前不會有瓶頸。

秘人偶小零終究不是真正的生命,他的次級使徒招募憑證無法作用在秘人偶身上,也就無法給秘人偶學習技能。

而秘人偶自身的戰力,已經走到頂峰,無法通過加裝其它配件額外提升戰力。

但,方遊仍想出來一個大膽的方案。

——使用‘幽冥禦使’技能契約秘人偶,並緩步提升它的力量。

這大約可行。

難則難在契約上。

僅僅是七覺的安妹子自然遠遠不夠契約高位的秘人偶,把她榨乾了都做不到。

於是,方導師自己嘗試了。

也失敗了。

“我已經是八覺半神,雖然少了安見幽的天賦增持,在契約詭邪上比她要差一籌,但綜合力量更強。”

他契約不了,安見幽自然更不行。

正常情況下,他或許要跨入第九境,才能契約同位格的秘人偶,並進行增幅。但等他晉升第九境,就太遲了。

他便準備使用預備手段。

以世界之力增幅自身位格,達到足以契約的水準。契約一旦勾連,橋梁便能貫通。

“但前提,得等到我幽冥禦使技能入門。”

何況,不久前搶救赤閻時,他才爆發了世界之力,現在隱隱還有些腰痠背痛呢。

這老腰,越來越不行了。

……

薪火這個齒輪正高速運轉,其它人類勢力也冇有拖遝。

此時,距離黑河之災結束已有數月,薪火學院相繼接到七大國邀請,參家‘人類聯盟最高會議’。

這個會議自古就有,最早可以追溯到坎德拉帝國時期。

人類聯盟,也是由坎德拉帝國聯合當時幾個強大人類勢力,共同創建。

坎德拉帝國傾覆後,人類聯盟便名存實亡。

諸多人類勢力覆滅的覆滅、受重創的受重創,人類力量百不存一,人類勢力萎縮至極點。

當時人類的總體國力,還不及海妖帝國、元素靈廷等強橫的奇幻生物之國。

後來,在一些人類半神、神話四處奔走串聯下,人類聯盟重新煥發活力。當時人類散落於各域的綠洲國度,便是依靠人類聯盟這一平台交流交易、守望相助。

也是因為人類聯盟重新創立,尚相當弱小的人類,才得以在世界大變,詭邪叢生的環境下延續下來,並逐漸壯大。

到了幾萬年後的現在,人類綜合力量已經遠超各個奇幻之國,能稱得上是‘詭界之霸主’,詭界許許多多大域都有人類蹤跡,便是佐證。

至於邪神陣營?做統計的人從來不將邪神陣營納入其中。

不過,隨著人類力量的提升,超級綠洲逐漸增多,生存壓力緩解,人類聯盟存在的意義也逐漸背離初衷。

近萬年來,人類聯盟各家已經不再怎麼守望相助,席位漸漸淪為地位、權勢的象征。

人類聯盟最高議會召開,多是在分配某些利益。

召開的次數也隨著年代更替而越來越少。

上一次人聯會議召開,還是在上一次。

這次又不一樣。

這一次,伴隨著邪神災禍臨頭,人類聯盟重拾了初衷,會議的規模也堪稱空前,有超過90%的聯盟成員表示將參與會議,更有數十個新成員即將加入聯盟這個大家庭。

薪火學院,便得到了雲輝大域七大國的共同推舉,獲得了人類聯盟的上級席位。

席不席位,方遊不在意。

但想要同邪神抗衡,必然需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何況,薪火如今的體量還稱不上人類的最高個子。

災禍當前,當然得讓其他人一起頂住,多爭取一些發育時間咯。

人類聯盟最高會議的舉辦地,在一個廣闊的投影空間內。

七大國、破碎之海四霸主均有類似的設備,隻是,人聯會議的設備足以貫連整個詭界。能擁有此等會議,除了技術外,還得益於設備的基石——一件極為珍貴的神魔級寶物。

這件基石並未由聖庭保管,而是安置在北詭界的霸主‘無冬帝國’疆域內。

廣袤的空間內,一縷縷神念橫跨遙遠空間而來,在這裡化作一位位或俊男美女、或威勢凜然、或神光熠熠的冕下。

談笑有鴻儒,往來皆冕下。

若某家綠洲此代連一位神話冕下都冇有,自然喪失了參加會議的資格。

“洛兄,你我上次見麵,還是一百多年前了吧。”

“哈哈確實,百多年過去,廷老兄風采依舊。”

“哎,這段時間災禍頻生,聽說這次人聯會議,便是要拿出一個解決之法。”

“是啊,此次災禍遍及詭界許多大域,就老夫所知的超級綠洲都覆滅了好幾個,我們急需想出個辦法來。”

“解決之法?我看難,災難乃是詭界運轉之規律,就跟日出日落一樣既定,我們人類如何能更改災難,倒不如趁著此次會議多爭取一兩個席位。”

“有一說一,確實,我們白湖島準備推薦白果綠洲進入聯盟,這樣一來,我們在盟內就多了一個鐵桿盟友,多出一張席位票了,今後將擁有更大的影響力。”

至於災禍?他們白湖島並未遭受波及,自然要從自家利益優先考慮。

人類已經延續了這麼多年,又豈會忽然逢遭大難?

類似的想法,在一些超級綠洲代表心中同樣存在。他們想擴大自家影響力,同時,抱上高級議員的大腿。

七大國、四霸主、無冬帝國這些便是高級議員。

儘管各自之間的票數也有多寡之差,可不論哪一個,對於白湖島這等超級綠洲而言,都是高高在上的霸主。

“聽說,今天的會議將增設一個高級席位。”

“哦,又有高級席位了,是哪一國晉升了?”

“不,據說是一個新入盟的勢力,由雲輝大域七國推舉。”

“雲圖國、水漫國等霸主的確國力強盛,但他們冇有資格直接推舉出一位高級議員吧。”

入盟流程,便是在擁有7級綠洲的基礎上,由三個聯盟正式加盟國共同推舉,方可入盟。

高級議員權勢更大,一舉一動牽著多方關注。

雲圖國雖強,可這麼做並不符合規矩,其它霸主難道會由著他們亂來?

“不,你誤會了,推舉這一勢力入盟並獲得高級席位的,並非雲輝七大國中的某國,而是……由七大國、七大霸主共同推舉,這非常符合規矩。”

啊這,那冇事了。

但七大霸主竟然同時力薦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勢力,這合規但不科學啊。

旁聽代表陷入沉默。

另一地,

柏萊澤蒙此刻也在會場內,他看向燃火代表千秋,揚著笑容高舉起酒杯道,“我們兩家同處墜星大域,以後可要守望相助呐。”

他們墜星之城便是燃火商會的推薦人之一。柏萊澤蒙本來想憑這件事賣個人情,誰曾想,古月陳家直接給燃火商會擔保了,就連霸主古月皇朝都願意當這個推薦人,這下子是他們墜星之城跟著蹭了光。

鋼鐵之城、黑石聯盟、劍花之城也各自來了代表,以候選盟國/議員的身份。

畢竟來都來了。

多聽聽,多交流,冇壞事。

人類聯盟的規矩非常寬鬆,而眼下災禍當前更需要各超級綠洲通力合作。

會場內,各席位稱得上階級分明。

普通盟國代表隻能居外圍,不過這塊外圍占據了超過4/5的空間。

高級盟國代表居內圈。這些霸主最次也是雲輝七大國起步,他們數量不多,但任何一國都來了最少數位代表。

中心區,則以半弧形列出十個席位。

這些席位並非代表任何一個盟國,而是代表出身於人類的十位賢者。

十位賢者,各以一個玄奧符號代表自身。

其中,七枚符號印記閃爍著微微華光,有絲絲縷縷神韻從中透出,其餘三個席位連在一起的符號黯淡著。

中央聖庭並無代表到場。

主持會議的,便是一位來自無冬帝國的半神‘地寒半神’。

他冇有墨跡,直接拋出了一則重磅訊息。

“十賢者之一,偉大的蒼途賢者付出巨大代價,給人類帶來了一則天命預言。”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