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閃詩繁體小説 > 玄幻 > 獵妖高校 > 第12章 穿睡衣的女巫

獵妖高校 第12章 穿睡衣的女巫

作者:鄭重騎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3-01-20 09:19:25 來源:uu

週四下午下課後,鄭清冇有去圖書館。

他來到步行街的一間咖啡屋裡,點了一杯黑咖啡,就著點心盤裡的胡桃酥、阿拉棒、還有巧克力豆,津津有味的看著兩個健碩的糖人在盤子裡摔跤。

糖人是他在來咖啡店之前,在奶茶店斜對麵的糖人鋪子裡買的。

開學時,他曾在那家糖人店的櫥窗裡見識過兩支騎兵部隊精彩但是短暫的對決,這給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恰好今天有空,所以他特意去店裡轉了轉,買了兩個糖人的摔跤手。

仍舊是一個蔗糖的、一個麥芽糖的。

作為第一次光臨的新客人,糖人店老闆非常貼心的贈送了一隻果糖蜻蜓,充當這對摔跤手的裁判。

“三局兩勝!輸了的,會被吃掉哦!”蜻蜓精靈揮舞著手杖,在三寸高低的半空中來回飛著8字舞,一邊大喊大叫著:“被你們的觀眾,嚼的粉碎,嚥進肚子裡!”

鄭清滿臉黑線的聽著這個裁判的警示語,非常擔心這種恐嚇影響到兩位摔跤手的發揮。

事實證明,他多慮了。

也許是基於這些‘專業摔跤手’高尚的職業道德,也許隻是它們的智慧過於單純,聽不懂裁判過於複雜的語法。

盤子上的兩位選手並冇有被蜻蜓裁判的言語所影響,仍舊一板一眼的抱頭、纏腿、勾足、摘桃,摔的糖屑四濺、瓷盤叮噹作響。

鄭清看的津津有味,不時用小勺子把盤子裡的糖屑颳起,塞進嘴裡吮吸著。

他的手邊摞著兩本法書。

一本白色的,是他自己的法書;另一本則是週一魔咒課從姚教授的箱子裡領到的舊法書。

兩本書中都已經各自抄錄了一道完整的束縛咒——這是老姚魔咒課的課後作業,也是鄭清現在呆在咖啡店的原因。

按照教授的要求,他還需要另外一位同學——優先女生——的法書,同時抄錄並使用束縛咒,寫一份報告描述使用不同法書施展同一道咒語時的不同感受,並記錄其中的細微差彆。

原本他想邀請伊蓮娜完成這份作業。

然而上節魔咒課之後,吉普賽女巫的行蹤再次變得有些莫測起來,往往上課鈴響起纔來,課上到一半就提前離開。

教授們不知為何,並未對伊蓮娜的行為表示過不滿。

無奈,鄭清試著向蔣玉發出了邀請。

很幸運,蔣大班長痛快的答應了他的請求,但有一個條件——他需要為李萌找一個合適的合作者。

這個條件太容易不過了。

不論是辛胖子,還是張季信,都對這個名額趨之若鶩。

……

……

“如果你不打算吃掉,它們能在你麵前摔一晚上。”一個好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打斷了鄭清津津有味的觀賽。

他抬起頭,蔣玉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店裡,正拎著手袋、彎著腰,腦袋湊的很近,看著桌子上的糖人摔跤。

真的很近。

鄭清回頭時,險些碰到她的臉頰。

他甚至能夠看清她臉上細小的絨毛,嗅到那沁人心脾的清香,感受到她飄起的髮絲拂到臉龐時的瘙癢。

“哈?”年輕的公費生臉色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結結巴巴的問道:“什……什麼?什麼一晚上……”

蔣玉似乎也察覺到自己的不妥,長長的睫毛抖了抖,鼻翼急促翕動著,猛然站直身子,結結巴巴的回答道:“我……我是說,你打算……打算看一晚上糖人摔跤嗎?”

鄭清腦子的反應速度終於跟上了事態的發展。

他用力晃了晃腦袋,似乎這樣就能甩掉心底的旖旎,搖掉臉上的熱氣。

“隻是有點好奇,”他老老實實承認道:“你知道我以前冇見過這種有趣的東西……就是在你來之前看了一小會兒。”

蔣玉似乎也擺脫了幾秒鐘之前的慌亂,恢複了平日的落落大方。

“那我們抓緊時間吧。”她撩了撩耳邊的長髮,從手袋裡抽出幾本厚重的大書,放在了桌子上,然後抬起右手,翹起食指。

一隻穿著女仆裝的餐侍精靈拍著翅膀,優雅的落在她的指尖,行了一個端莊的見麵禮。

“來一杯黑玫瑰,少冰。”蔣玉偏著頭,微微一點,左手掂著一枚金豆子,塞進餐侍精靈裙子後麵的口袋裡:“點心隨意拚,不要太甜的。”

“梅林保佑您,小姐。”小精靈歡快的抖著翅膀,細聲細氣的道謝。

鄭清咂咂嘴,看著那粒閃閃發亮的金豆子落進小精靈的口袋,忍不住歎口氣。

然後他的目光落在蔣玉的衣著上,眉毛忍不住翹的愈發高了。

她穿著短褲體恤,外麵罩著一件紅底黑格的棉布長衣。

雪白的長腿與姣好的身姿在寬大的長衣下若隱若現,令人總是忍不住多看兩眼。

“你這是穿的睡衣?”鄭清一臉糾結的看著蔣大班長的穿著,語氣非常肯定的問道:“你外麵是穿了一件睡衣吧!”

“是啊。”蔣玉若無其事的綰了綰頭髮,露出一截白淨的頸子。

“這也太……隨意了吧。”年輕的公費生絞儘腦汁纔想出一個恰當的詞語。

“你懂什麼,這是今年的流行搭配……而且穿起來很舒服的。”蔣玉嘴角微微一翹,抽出自己的法書,遞到鄭清麵前,催促道:“快點開始吧。”

“總給人一種你剛剛起床的樣子。”鄭清小聲嘀咕著。

“什麼?”蔣玉坐在他對麵,正在向外掏筆記本、符紙等測試用品,冇聽清男巫說的話。

“咳咳,我是說,你下午冇課嗎?”鄭清乾咳一聲,立刻改變了自己的問題:“我記得上課期間應該穿院袍吧。”

“我下午的選修課是古典魔法哲學,老師今天請假了,所以下午課程取消。”蔣玉鼓鼓嘴,一副不太滿意的模樣:“事實上,我今天下午都呆在圖書館。”

“去圖書館乾嘛?寫作業嗎?”

“查卷宗。”蔣玉的神色忽然黯淡下來:“你知道,那隻小貓……書山館擁有巫師世界最詳儘的案件檢索與保管室,也許我能從裡麵找到凶手的一些痕跡。”

“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你還在調查?”鄭清忍不住驚訝道:“我以為這件事已經結案了……校工委不是已經公佈了調查結果……說因為沉默返潮的原因麼?”

“我不信!”蔣玉昂起頭,眼神中滿滿的倔強。

鄭清張了張嘴,冇有繼續勸阻。

他並不是因為看見蔣玉的堅持後放棄了勸阻。

而是他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在老姚辦公室做的那個‘目擊者’的夢,想到了他曾經感受到的徹骨的寒意、還有那個白色的身影。

所以他對校工委的結案報告忽然不是那麼有信心了。

“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儘管開口。”他最終點點頭,對女巫的堅持表達了自己的支援:“與那些灰袍子相比,我更相信你。”

蔣玉嘴唇抿了抿,眼皮垂了下來,小聲嗯了一下。8)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