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閃詩繁體小説 > 都市現言 > 爾笙長淵 > 爾笙長淵第1章

爾笙長淵 爾笙長淵第1章

作者:書劍茫茫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7-14 10:56:16 來源:【D】2itcn

《爾笙長淵》 小說介紹

爾笙長淵隻是小說裡麵的女主角和男主角,並不是這部小說的名字。爾笙長淵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說,在此小說中,讀者將會體驗一個完整的故事。爾笙長淵玉芙帝君蘇瑤雀翎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碰你,本殿嫌臟。”大紅喜床前,一襲嫁衣的爾笙看著眼前的墨藍袍子男人,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

《爾笙長淵》 第1章 免費試讀

天族狐族聯姻,她以狐族公主身份嫁給天族水神長淵殿下,本是九天歡喜之事,但歡喜的似乎隻有她一人……

“長淵,我們百年未見……”爾笙澀聲道。

“百年前各族大戰,你帶領狐族軍衛用卑劣手段重傷於我,讓我險死於蠻荒穀,像你這樣的女人,有什麼資格做本殿的水神妃?”長淵麵若冰霜。

爾笙心頭一窒:“可在蠻荒穀是我……”救的你,也是你親口承諾要娶我的啊。

“夠了!本殿今夜來此,隻是想警告你,除了這聽雨閣,碩大的水神殿再無你的容身之處!”

長淵冷聲說著,拂袖踏出新房,徒留一室冷清。

爾笙攥緊手中的喜帕,眼睜睜看著床頭一對龍鳳囍燭燃成灰燼。

她為這個男人卸下戰袍,披上鮮紅嫁衣千裡迢迢來嫁給他。

可他,不要她……

百年前族難當頭,爾笙廝殺前陣,和長淵對戰之時差點跌落斷崖,被他用水鞭纏腰相救。

可狐族將領卻在這時對長淵使了陰招,讓他重傷被困幽冥噬魂的蠻荒穀。

爾笙不忍,跟著一併跳下去,找到奄奄一息的他,照顧了他整整三個月。

那三月時間,長淵無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是爾笙用儘自己半生修為,剜出世上獨有的五彩琉璃心臟鞏固了他的神魄。

儘管當初爾笙易了容,但他依舊知道她的真身是狐狸,並許諾要娶她為妻。

她放下了狐族的一切榮華富貴,帶著一生柔情隻身一人來到這天族,為何換來的是他冷至骨髓的漠視?

一夜未眠。

翌日清早,爾笙便聽到仙娥們在竊竊私語。

“昨日水神殿下大婚,但他卻抱著那紅狐在惜水宮睡了一夜……”

“據說那狐狸百年前曾在蠻荒穀救過殿下的命,殿下本已發誓娶她為妻,隻等她幻化成人形就昭告九天,可半路上被那狐族公主給截胡了……”

爾笙手中的帕子被驚得滑落到地上,當年在蠻荒穀救水神的狐狸明明是她,那紅狐是誰?

她正要去追問那兩個仙娥,便看到另一個仙娥匆匆奔了過來。

“快!惜水宮的紅狐狸幻成人形了,是個絕世美人呢……”

所有人都朝惜水宮跑了過去,爾笙驚愕交錯也拂袖飛了過去。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冒充了她的身份!

惜水宮。

繁花似錦,鳥語花香。

相比她冷清蕭條的聽雨閣,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爾笙收斂情緒,朝宮中走了進去。

入眼看到相擁的一男一女,她的感覺自己的血肉被眼前的一幕撕咬啃噬。

那個男人是她的夫君長淵,那個女人——

待看清那個女人的模樣,爾笙的腦子嗡地一聲似炸開一道驚雷!

怎麼是她?!

長淵懷中的漫煙看到爾笙後,臉色蒼白地往他懷中又縮了幾分。

“你來乾什麼?”長淵順著漫煙的視線看去,一臉柔情瞬間化為冰霜。

爾笙的視線一直落在漫煙身上,眸中帶著震驚和痛意。

“我來不是找你,是找她……我想問問她,百年前是怎麼救的我夫君的性命!”

百年前,狐族中人為了尋爾笙下落,找到蠻荒穀。

為了保護長淵,爾笙救了一隻重傷的貉妖,助她化成人形,讓她幫忙照顧自己的心上人,這才離去。

隻是如今,她救過的貉妖頂替了她的救命之恩,受了她心上人百年恩寵!

漫煙眼神閃爍地縮在長淵懷中,渾身瑟瑟發抖。

“殿下,我好害怕……”婉轉輕顫的嗓音,楚楚可憐。

長淵抱緊了她,轉眸看向爾笙的眼眸帶著鋒利:“還不快滾!彆逼我動手!”

“長淵,百年前在蠻荒穀救你的人……”

爾笙正要將真相說出,漫煙卻忽的揪住長淵的衣襟,痛苦地低喘了起來。

“痛,頭好痛……”

音落,她變成紅狐模樣,躲在長淵懷中瑟瑟發抖。

“煙兒!”長淵抱住懷中的狐狸,看向爾笙的眼眸燃起熊熊烈火。

“她好不容易纔重新化成人形,卻被你毀了!你居心何在!”

爾笙痛心無比:“她根本就不是狐狸,她是隻貉妖……”

“滿嘴胡言,你當本殿是瞎嗎?!”長淵徹底怒了,直接以掌幻術揮向爾笙。

猝不及防,爾笙被那猛力甩得跌至宮外台階下,震碎了一地玉石渣。

“噗——”一口鮮血噴出,她緊捂著胸口,那裡似被紮了匕首般難受。

明明已經冇有了心臟,為什麼還是這麼痛?

爾笙跌跌撞撞回了聽雨閣,整個人還是渾渾噩噩。

貼身照料她的陪嫁宮娥小雀見狀,趕緊找來安神丸給她服用。

“公主,您為水神殿下付出了那麼多,他怎可這樣對您……”小雀聲音哽咽。

爾笙不說話,就那樣眼神空洞的看著窗外的茫茫仙霧。

她想不通,漫煙明明是隻貉妖,怎麼就能幻出狐狸的真身呢?

“我要去告訴水神殿下,當年救他的人是公主不是那假狐狸!”小雀越想越氣不過,抹了把泛紅的眼睛就要起身,但被爾笙拉住。

“彆衝動,眼下我說他都不信,又何況是你……”爾笙不想讓小雀為自己惹禍上身。

小雀眼淚汪汪看著她:“難道您要將所有真相埋在心底嗎?蠻荒穀之恩,還有狐族帝姬之位……”

小雀的話還未說完,被爾笙出聲打斷。

“那件事不要再提,若長淵知道,這婚事怕就作廢了……”爾笙沉聲提醒道。

“您為了嫁給他,捨棄了所有,奴婢怕您後悔……”小雀哽咽道。

爾笙頓了頓,眸色微微變得柔軟。

“一眼萬年,大抵便是如此,愛了嫁了,就不存在後悔一說……”

入夜。

一陣猛力將門撞開,隨即寒涼的冷風吹拂了進來。

一身墨藍袍子的長淵大步走了進來,帶著一身寒氣。

小雀行禮退下,爾笙則不顧身上的傷支撐著從床上起來。

“長淵……”

她以為他發現了漫煙的假狐身份,可是她錯了,大錯特錯。

長淵眸色清冷,少了白日的慍怒,但依舊不帶一絲溫情。

“煙兒驚嚇過度幻不成人形,神醫說需要同族心頭血用來鞏固,族中隻有你們兩隻狐狸,我來取你心頭血。”

我來取你心頭血——

明明是無理的野蠻索要,他卻說得理所應當。

爾笙嚥下喉頭的澀意,無力地扯了扯唇角。

“我的心早給了你,又哪裡會有心頭血……”

我給不了,因為我冇有。

長淵冇細究她話中的深意,有些不耐煩:“隻是要你一滴而已,這就是你公主的風度?況且是你傷的她,現在也隻是賠她罷了!”

他的話字字帶刺,紮得爾笙無處可避。

她向前一步,拉住長淵的手輕輕放在自己的胸口。

那裡,冇有心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