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閃詩繁體小説 > 玄幻 > 倒讀西遊,話傳經 > 第10章

倒讀西遊,話傳經 第10章

作者:孫行者金蟬子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2-01 06:07:07 來源:番茄

話說天竺國王見金蟬子軟硬不吃,惱怒異常。返回王宮摔碎珍寶無數,砸爛古董若乾。早有那隨行婢女,直跑入後宮將那言言語語,講與那公主細聽。

後宮,禦花園。天竺公主抱著一隻通體透白的兔兒,在那長籲短歎,愁容滿麵,淚眼婆娑,真是我見猶憐。有詩為證:

花見花含淚,月知月低垂。

雁落以羽護,魚沉湖底悲。

人無傾城笑,國無傾國美。

舉國無顏色,天下夢失香。

此時有那宮娥婢女慌忙奔來,驚慌失措間將國王一行所見所聞,話與那公主知曉。公主聽後,吃驚不小!以手掩麵,痛哭流涕。吼退左右,一人長歎!

那公主哭的累了,而後抱起那兔兒訴說苦情道:“兔兒啊!兔兒。你可知曉三日之後,我就要嫁入佛門,做那諸佛玩弄的佛妃。大臣們勸說,那可得長生,可保江山社稷,是個兩全其美的好事。我卻覺得那是生不如死,求死不得的惡果!”

公主放下兔兒淚目道:“從此再無自我心,隻有佛陀玩弄物!這樣活著又有什麼意義?還不如一死了之!”言罷眼露死誌,拿起杯盞用力摔碎,抓起碎片就要一了百了。

“公主姐姐且莫動手!”

這突如其來的叫喊倒是嚇了公主一跳,一時忘記了呼喊,停下了動作。公主驚詫道:“誰?誰在說話?”

“姐姐莫怕!是我啊!我是你的可愛小白兔啊!”話音未落,隻見一道光芒閃過。那石桌之上的兔兒搖身一變,化作一個清秀可人的女娃。那女娃十七**模樣,穿一身潔白衣裳,出落得落落大方。

那公主見著白兔變成了人形驚懼道:“你……你……你是何人?”

那女娃道:“我叫小舞,跳舞的舞。”

嘿!開個玩笑。

那女娃道:“姐姐莫驚!我本是太陰星,廣寒宮嫦娥仙子座下搗藥玉兔仙。本是下凡采藥,一時迷戀人間繁華,被一妖僧偷襲重傷。奪命而逃,奄奄一息。幸得姐姐搭救,療傷配藥,細心嗬護。”女娃上前拉住公主道:“今姐姐有難,玉兔豈可見死不救。”

公主愁道:“雖是有心,可你如何救得了我!”

玉兔道:“玉兔自有辦法。”話音未落那玉兔搖身一變,化作了公主模樣。

“啊!你……這……”公主驚詫不已。

那玉兔道:“姐姐莫慌!此乃變化之術也。來日玉兔變化成姐姐模樣,與那靈山和尚周旋。”

“萬萬不可!”公主急道:“這都是我的劫數,怎能讓你去代勞。何況那和尚身邊,還有佛門護法。”

玉兔道:“姐姐無需擔心!玉兔也是有些法力在身之人,等閒之輩三五個近不得我身。即使不敵,玉兔也有那保命脫身之法。隻是……”

公主驚問:“隻是什麼?”

玉兔笑道:“隻是到時玉兔就要返回月宮,再也無法陪伴姐姐左右了。”

公主猶豫不決,思前想後道:“不可!姐姐還是不放心你去,還是另想他法吧”

玉兔執意要去,公主死活不答應。無奈玉兔隻能施了法術,將公主迷倒,藏於暗處。隻身去尋那國王,說這嫁娶之事。

國王見公主為了王室國家,願意嫁給那和尚,去做那佛妃。雖是一萬個捨不得,卻是實力不如人,不得不妥協。無奈頒下禦旨,明日成親之後,頓覺心肝絞痛,鮮血噴口而出。

是日。金蟬子進宮成親,禮畢。酒宴上國王與大臣們,紛紛藉口不勝酒力早早離場。四人也不去管他,隻顧吃喝。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八戒調笑道:“功德佛,這已入夜,為何還不去歇息?要是換做俺老豬,怕是無心吃喝,早早得就去抱那美嬌娘嘞。”

行者也調笑道:“就怕那公主未曾留門,去了也是白去。”

沙僧道:“我看那公主今日喜笑顏開,這未曾留門之事卻是未必。”

金蟬子聞言也不在意,看看天色確實不早。便起身道:“今日天晚,你等莫要貪杯。早些歇息,明日也好啟程趕路。”言罷直入那洞房而去。

八戒見金蟬子走了,便對行者道:“猴哥,你說這清規戒律到底有何用處!俺老豬也未曾看見靈山和尚誰去遵守,個個皆尋佛妃伺候,人人都是花天酒地。我看啊!都是騙吃騙喝騙姑娘……”

行者打斷道:“呆子!休要胡言。”行者警惕道

沙僧:“二兄!大兄說的對啊!”

八戒也不再多言,兄弟三人埋頭吃酒。忽然一聲“救命”驚破了長夜漫漫。

說那金蟬子離了酒宴來到洞房之前,略一遲疑推門而入。隻見那公主正在桌邊,就著茶水吃著糕點。金蟬子一笑道:“公主殿下,貧僧有禮了。”那玉兔變就的公主也不鳥他,翹首一轉,美目一翻。金蟬子眼前一亮笑道:“公主!天色已晚,我等還是早些歇息吧!”言罷上前拉扯,玉兔一轉身躲了過去。

這金蟬子三番五次想要安歇,那玉兔東躲西藏不肯妥協。金蟬子惱道:“公主!你既已嫁入佛門,做了佛妃。理當儘職儘責服侍於我。為何如此戲耍貧僧!”

那玉兔道:“我呸你個肥頭大耳的禿驢,色膽包天的和尚。也不看看我是誰!”說罷身形一轉,變回了本來模樣。也不給金蟬子搭話機會,拿著搗藥杵就打。金蟬子東躲西藏毫無招架,被打的那是頭破血流,渾身是傷。

“俞坨救我!”Σ(°Д°;錯了重來。

“行者救我!”

話說那行者正與八戒、沙僧吃酒。個個都是臉色通紅,在那牛逼亂吹。忽聽得金蟬子喊救命,行者暗道不好,扔了酒杯提棒就走。三兩步來到洞房之外,耳聽得屋內喊打之聲。行者不敢怠慢提起棍子,一棒將房門打碎飛身而入。

行者入內,見金蟬子渾身是血倒在地上,一陌生女子手拿搗藥杵就要砸下,行者舉棒格擋吼道:“呔!哪裡來的妖精!竟敢傷我佛門中人,害我靈山和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