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閃詩繁體小説 > 遊戲 > 不一樣的日本戰國 >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津多殿上9神將

不一樣的日本戰國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津多殿上9神將

作者:五四四五五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11-24 17:30:07 來源:uu

大和國的主體,是由北部的奈良盆地與南部的紀伊山地組成。

雖然南部麵積廣大,但都是農耕價值低下的吉野山地與紀伊山地,大部分人口田地集中在北部的奈良盆地。

奈良盆地與京都盆地之間,以生駒山地與笠置山地東西分割,從京都盆地沿著兩山地之間的木津川南下,就是奈良盆地的廣大平原。

這一馬平川的平原地帶,最適合作為防守戰線的,就是靠近伊賀國邊界的笠置山地一側。

這裡有奈良世代供奉的大和佛寺群,伊賀眾的前身,就是替寺院教團大興土木而服務的樵夫山民。

斯波義銀的多聞山城,嚴格算起來也是笠置山地的一部分,距離興福寺不遠。

此時,斯波義銀剛纔越過三木山,向多聞山城進發。

在監督比叡山各方軍勢撤退之後,義銀從東側下山,走阪本口進入京都盆地,刻意繞開京都南下,他並不想從麻煩的幕府中樞路過。

二條城的足利義昭被織田信長整得不輕,殿中禦定如繩索一般捆住了這位將軍的手腳,隻能無能狂怒,借足利將軍的威望搞風搞雨。

她現在是拉住誰都像是一根救命稻草,死命一拽不放手。

信長包圍網讓織田信長倒了大黴,但足利將軍家的威望也跟著大損,足利義昭的做法其實是損人不利己,對誰都冇有好處。

三好義繼已經被足利義昭坑得滿頭包,義銀可不想在路過京都的時候,又發生什麼不愉快的意外。

足利義昭胡鬨一般的包圍網把織田信長鬨得灰頭土臉,如果義銀在這時候與足利義昭有所聯絡,敏感時期的織田信長會不會瞎想呢?

義銀不願意與織田信長撕破臉,乾脆就避開京都,不給足利義昭搞事的機會。

從阪本口走雖然有些繞,但義銀帶著同心眾快馬加鞭的趕路,也冇有耽擱多少時間。

而這一路,他也收到了不少好訊息。

明智光秀在京都的外交工作做得非常成功,當初把她放回京都,果然是個正確的決定。

足利義昭被幕府諸姬逼迫,隻能是拋棄三好家,否認了禦內書的存在。

鬆永久秀說服了荒木村重的攝津眾,蜷川親世說服了波多野秀治的丹波眾,三好大軍的北麵側翼已經全部變為斯波家的盟軍。

前田利益迅速動員了五千近幾斯波領軍勢,尼子勝久的後勤工作井然有序。她們還促成了細川三淵兩家結束內鬥,一致對外。

而義銀自己也冇想到,這次做事最出彩的家臣竟然是高田陽乃。

這小妮子現在可不得了。

她幾乎是讓石山本願寺放棄中立,用雜賀眾保護斯波家在攝津國的利益,還雇傭了根來眾,把整個紀伊國人眾都拉到了斯波家這邊。

果然,有錢真的是可以為所欲為。

最重要的是,高田陽乃利用三好家內部的不和,與三好康長與安宅信康達成了私下默契。

等到這仗打起來的時候,兩名三好家大佬忽然一個反水,三好義繼的樂子可就大了。

上次三好侵襲,三好長慶麾下的三好家,主要分為三好眾,阿波眾,讚岐眾,淡路眾,攝津眾。

這會兒,攝津眾脫離三好家,三好眾與淡路眾馬上就要反戈一擊,隻有篠原長房帶著阿波眾與讚岐眾在和泉河內兩國傻兮兮打仗。

義銀不禁一歎,這還打個p啊。

三好義繼麾下的三好家是四分五裂,三好康長與安宅信康一倒戈,整個三好大軍隨時可能崩潰。

說不準,這次戰事會讓高田陽乃得到頭功,義銀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賞這個小妮子。

高田陽乃的本事都在商務上,傳統武家其實很鄙夷非軍功上位的姬武士,義銀能給的並不多。

她已經管理近幾方麵的所有商務,町務,獨自掌控北陸道商路。義銀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如何提拔高田陽乃,感覺怎麼都不合適。

義銀正想著心事,身後的蒲生氏鄉打馬靠近過來,說道。

“君上,您看前麵。”

義銀抬頭望去,前麵的路邊竟然等著一群姬武士,看旗幟家紋,應該是近幾斯波領的前田利益。

他詫異問道。

“我們已經到了多聞山城附近?”

蒲生氏鄉回答。

“君上,剛過了木津川城,距離多聞山城還有小半天路程。”

義銀一拉韁繩,降下馬速,周遭同心眾很快跟著慢下來。

前田利益笑魘如花,快步衝上前來,對著義銀深深鞠躬。

“津多殿萬安。”

義銀下馬將馬鞭丟給蒲生氏鄉,上前把前田利益扶起,笑問。

“你怎麼在這裡等我?”

前田利益雙目凝神,盯著義銀臉蛋不放。

“臣下許久不見君上,甚是想念。

聽聞君上歸來,我是喜不勝喜,心癢難耐之餘,卻是迎接的有些遠,還請君上責罰。”

義銀啞然失笑,拍了拍她的肩膀,親昵道。

“說什麼責罰嘛,這話我不愛聽。我也很想你呀,就是怕耽誤了你的正事,這纔多問了一句。”

前田利益笑道。

“君上請放心,近幾斯波領上下枕戈待旦,絕不會讓您失望。”

義銀點點頭,說道。

“深秋紅葉正濃烈,你陪我走走,也算是完成今年的紅葉狩吧。”

前田利益鞠躬道。

“遵命。”

兩人一前一後漫步,身後兩批姬武士拉開距離跟隨,讓他們君臣細細慢聊。

走出幾步,義銀側目看了前田利益一眼,發現她抬著臉癡癡望著自己,忍不住笑道。

“你看什麼?”

前田利益歎道。

“君上又長高了。”

義銀這才發現,自己與前田利益站在一起,果然又拉開了高度。

兩人相識五年多,義銀從160厘米的十五歲少年,一路拔高到現在近180厘米的青年男子,比起前世183厘米的身高已是差距不大。

而前田利益卻是正常的姬武士身高,這些年雖然微微有所成長,但也就是165厘米左右。義銀站在她身邊,儼然高出一個頭不止。

這個女尊男卑的世界,男人天生在體質上被女人壓著一頭。平民營養不良,少有超過150厘米的存在,男人也差不多是這個身高。

對比這世界的男人,義銀真是一個不像凡人的巨漢。而且他身材比例完美,四肢修長,氣質出塵。

不但冇有給人巨漢的壓迫感,反而優雅出挑,隱隱有不可褻瀆的天神下凡之感。

前田利益發自內心的感歎,主君越來越不像是個人了。

而義銀被她一句話拉進這五年的回憶中,自己真是經曆了許多許多。他玩心一起,用手比劃自己與前田利益的高度,笑道。

“是啊,利益你怎麼變成了一個小矮子,我真的好不習慣。”

前田利益噗嗤一笑,略有惆悵說道。

“哪裡是我變矮了,是您變得高大威武,宛如神靈轉生,不似凡間人物。”

前田利益心中,始終對義銀被輿論神化一事,感到惴惴不安。

她真害怕義銀會被世俗偏見所裹挾,終生不再還俗,那自己與他的緣分,還能有盼頭嗎?

壓下自己心頭不安,前田利益笑嘻嘻得變臉說道。

“這可不是我說的,現在全近幾的人都在說您是毘沙門天化身,乃佛門護法,武家戰神,

商家財神。

前陣子,天台宗大張旗鼓送來光明九德鎧,我特地跑路邊觀看。果然是不世出的佛寶,覺恕上人還真捨得送人,我看著都替她肉疼。”

義銀搖頭歎道。

“她哪裡是給我送佛寶,那是給我帶高帽,上鐐銬。

比叡山延曆寺那些教團尼官你是冇見過,這群自大的蠢貨遲早還能鬨出更糟糕的事出來。

覺恕上人這是未雨綢繆,想用毘沙門天的佛教護法身份綁著我,讓我下次還能再拉她一把。”

前田利益哈哈大笑。

“她這倒像是個得道高尼的做派,算賬鬼精,從不吃虧。

興福寺的長覺法師也在拍您的馬屁,聽說她大張旗鼓下法旨,要求筒井順慶出兵參與反三好戰事。

口惠而實不至的事,這些得道高尼做起來是得心應手,總想著讓彆人打生打死,自己永享太平。

尼子姬已經將九套大鎧佛寶供奉在多聞山城的津多殿,我看著好眼饞。您既然不在乎,不如賜一套給我吧?”

義銀一愣,笑道。

“那是古式大鎧,除了華麗之外,一無是處,又上不得陣,隻能放在家裡供奉。

每年還得花錢請能工巧匠上漆防鏽,保養費可不少呢,你真想要拿回去當祖宗供著?”

前田利益吐了吐舌頭。

“那我可供不起,我窮的很。

君上不如賜我一套,我也不拿回去,就放在津多殿中一起保養。”

義銀停下腳步看了她一眼,見她是真有這個意思,笑罵道。

“利益,你現在變得好吝嗇。”

前田利益聳聳肩,無奈道。

“為了建設伊賀上野城兵站,拉練近幾斯波領的軍勢,我這幾年花了不少錢。

不但自己窮,還欠了尼子姬一p股債冇還,哪還有閒錢養佛寶。

您自己說的,那九套佛寶上不了戰陣,我拿回去冇用,但如果能供奉在君上的津多殿,也是我無上的榮耀。

光武帝有雲台二十八將,唐太宗有淩煙閣二十四功臣,您就不想效仿先賢?

這九套大鎧佛寶放著也是放著,不如拿出來廢物利用。津多殿九神將,聽起來真的很不錯哦。”

前田利益說得兩眼發光,不斷慫恿。義銀聽得好笑,但心中還真有一動。

但現在的斯波家大業大,各方勢力平衡都要考慮清楚,義銀不會因為一時心動,就貿然做出決定。

他說道。

“停停停,就知道覬覦我那套光明九德鎧,還能說出一大堆道理,真是說不過你,容我仔細想想。

你現在也算是一方大名,做事也不曉得穩重些,什麼津多殿九神將,和光明九德鎧的稱呼一樣奇怪,聽得人渾身起毛,尷尬死了。”

前田利益嘻嘻一笑,順勢低下頭,但眼中的黯然卻被義銀瞅見。

義銀心頭一緊,暗自一歎。

前田利益的鬱悶,他當然很清楚。自從六角家衰敗,前田利益在近幾斯波領就冇有了用武之地。

雖然她手上有知行一萬二千石,還有斯波料所一萬五千石,說起來也算是一方諸侯。但她卻被死死束縛在近幾斯波領,再無寸進。

明明是才華橫溢的傑出武將,卻隻能眼睜睜看著山中幸盛,島勝猛等人在關東打拚,自己在亂世中虛度年華。

好不容易遇到足利織田爭鋒,近幾動盪,剛想有所動作,就被明智光秀用主君的名義壓了一頭,隻能窩在伊賀國繼續憋屈。

義銀明白前田利益的苦楚,但自己和平發展的路線不會動搖。

明智光秀雖然是個王八蛋,但她是遵從自己戰略意圖的王八蛋,自己不可能幫前田利益去壓製明智光秀。

在戰略上,義銀是讚同明智光秀的謹慎,反對前田利益的冒進。

因為近幾不是關東,UU看書 www.shu.com近幾斯波領正處於韜光養晦,有所作為的戰略守勢。

前田利益不可能像山中幸盛擔當關東侍所執事,像島勝猛擔當統戰眾首席,皆在關東大展拳腳,她註定要在近幾斯波領當守戶之犬。

明明是大將之才,卻在亂世建功立業的高峰期,窩在近幾斯波領發黴,任誰都會想不通。

但義銀也冇辦法,他看似威望崇高,可斯波宗家滅門之後,他真正能相信的人不多。

前田利益是追隨他最早的姬武士,亦師亦友,同床共枕。

把近幾斯波領的軍事交給前田利益,不論是忠誠還是能力,她都能讓義銀感到放心,其他人真不如她好用。

但這樣做,的確是委屈了前田利益,王八池子裡養蛟龍,盤著難受。

義銀看著前田利益,回憶起當年她帶自己狩獵惡黨,手把手教自己殺人打仗,追隨自己上洛,與自己啪啪啪,將一切奉獻給自己。

抬起頭,義銀歎了一聲,他決定補償前田利益,他對遠處的蒲生氏鄉等人喊了一聲。

“我有些累了,休息一會兒再走。”

“嗨!”

說完,義銀拉起前田利益的手,帶她走到一棵樹下,兩人並肩坐著,望著遠處戒備的斯波家姬武士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