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佚名 作品大全
我們的逆襲知乎小說 作者:佚名 分類: 都市現言 16 人在讀
兩年半的高中,我確實不出色。。年級排名一直在三百名徘徊,班級裡穩坐中等。。但這次一模,為了媽媽,我拚儘全力。。「王老師,您明明說好的,誰考第一名獎金就給誰。」。我挺直了腰,直接凝視班主任。。獎金就五百塊而已。。但一個人的信用,卻不能隻是五百塊。。「許曉啊,當時我說的意思,是綜合考量的班級第一,你理解錯了。」。
明月等卿歸 作者:佚名 分類: 其他 16 人在讀
花千落是花家二小姐,五年前,花家遭人陷害差點被滿門抄斬,哥哥為了戴罪立功請命抵禦無人敢去的外敵。可不料,出征前夕哥哥卻意外中毒,為了保全花家,花千落隻能男扮女裝替兄出征!秦緒七年,花千落立下累累戰功,正要班師回朝之際,卻又出現意外--當今聖上秦一昌竟親臨軍營!如果女兒身的身份被髮現,可是滅九族的欺君之罪,花千落該如何應對......
你是我掌心的刺 作者:佚名 分類: 都市現言 16 人在讀
《你是我掌心的刺》的主角是宋承安,給大家帶來的你是我掌心的刺是佚名傾心所創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你是我掌心的刺小說全章節試讀:冇等淩倩兒拉上向意晚慶祝脫離苦海並躋身小富婆行列,她做了一個讓所有人驚掉牙的決定:用手頭的所有現金購入市中心的一間大麵積商鋪。拿到鑰匙的那天晚上,向意晚獨自在商鋪裡徘徊了很久。
我家師姐超凶噠 作者:佚名 分類: 都市 15 人在讀
一群吃瓜群眾愣住了!周圍手捧著鮮花,自詡江城市最有希望的青年才俊也愣住了!那可是黃敏啊!不說她在娛樂圈舉足輕重影響力,光......
戰神之王楊辰 作者:佚名 分類: 科幻 15 人在讀
白茫茫的雪路而去,揚起陣陣飛雪,後排座位上的青年,不著痕跡的揉了揉有些發紅的雙眼。在吉普車後麵,是黑壓壓的人群,統一的軍綠色戰服,一眼望去,無邊無際。此刻,他們都是五指併攏,中指微接太陽穴,與眉齊高,濕潤的雙目,一概凝視漸漸遠去的吉普。“恭送戰神!”“恭送戰神!”......忽然間,所有人齊聲呐喊,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震撼天地。開車的大漢,名為馬超,發紅的雙目掃了眼後視鏡中的青年,滿是不捨道:“守護,您真的要離開嗎?”青年本名楊辰,入伍僅僅五年,便立下汗馬功勞,功勳卓越。二十七歲,已經成為有史
最新更新: 第3934章
北境守護楊辰秦惜 作者:佚名 分類: 科幻 15 人在讀
白茫茫的雪路而去,揚起陣陣飛雪,後排座位上的青年,不著痕跡的揉了揉有些發紅的雙眼。在吉普車後麵,是黑壓壓的人群,統一的軍綠色戰服,一眼望去,無邊無際。此刻,他們都是五指併攏,中指微接太陽穴,與眉齊高,濕潤的雙目,一概凝視漸漸遠去的吉普。“恭送戰神!”“恭送戰神!”......忽然間,所有人齊聲呐喊,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震撼天地。開車的大漢,名為馬超,發紅的雙目掃了眼後視鏡中的青年,滿是不捨道:“守護,您真的要離開嗎?”青年本名楊辰,入伍僅僅五年,便立下汗馬功勞,功勳卓越。二十七歲,已經成為有史
最新更新: 第3934章
兵王之王楊辰 作者:佚名 分類: 科幻 15 人在讀
白茫茫的雪路而去,揚起陣陣飛雪,後排座位上的青年,不著痕跡的揉了揉有些發紅的雙眼。在吉普車後麵,是黑壓壓的人群,統一的軍綠色戰服,一眼望去,無邊無際。此刻,他們都是五指併攏,中指微接太陽穴,與眉齊高,濕潤的雙目,一概凝視漸漸遠去的吉普。“恭送戰神!”“恭送戰神!”......忽然間,所有人齊聲呐喊,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震撼天地。開車的大漢,名為馬超,發紅的雙目掃了眼後視鏡中的青年,滿是不捨道:“守護,您真的要離開嗎?”青年本名楊辰,入伍僅僅五年,便立下汗馬功勞,功勳卓越。二十七歲,已經成為有史
最新更新: 第3934章
北境之王楊辰 作者:佚名 分類: 科幻 15 人在讀
白茫茫的雪路而去,揚起陣陣飛雪,後排座位上的青年,不著痕跡的揉了揉有些發紅的雙眼。在吉普車後麵,是黑壓壓的人群,統一的軍綠色戰服,一眼望去,無邊無際。此刻,他們都是五指併攏,中指微接太陽穴,與眉齊高,濕潤的雙目,一概凝視漸漸遠去的吉普。“恭送戰神!”“恭送戰神!”......忽然間,所有人齊聲呐喊,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震撼天地。開車的大漢,名為馬超,發紅的雙目掃了眼後視鏡中的青年,滿是不捨道:“守護,您真的要離開嗎?”青年本名楊辰,入伍僅僅五年,便立下汗馬功勞,功勳卓越。二十七歲,已經成為有史
最新更新: 第3934章
上門女婿嶽風柳萱 作者:佚名 分類: 靈異 14 人在讀
話音剛落,她就後悔了!這輛破電動車,硬生生的被嶽風開飛了!在速度的刺激下,柳萱忍不住抱住嶽風的腰。嶽風渾身一顫,結婚三年了,這是第一次肢體接觸吧?嶽風像打了雞血一樣,開的越來越快。到了公司門口,柳萱終於鬆了一口氣。正準備下車去公司,結果這一刻,一陣引擎的轟鳴聲傳來,一輛奧迪Q5,停在電動車旁邊。從車下走下一個男人。徐向東關好車門,整理了一下西裝,走到柳萱的麵前,指著嶽風說道:“萱兒,這人是誰啊?”柳萱從電動車走下來,輕聲說道:“他叫嶽風。”當年那場婚禮,驚動整個東海市,東海市又有誰不知道,溫婉柔